世界去美元化的真正推手由暗到明,45年前美元失控的困境或将重演

国内新闻 浏览(1548)

  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美元通过对SWIFT体系(以美元为主的国际结算系统)的呼风唤雨,进而间接掌控了国际货币间的汇兑业务,换句话说,如果一旦哪个经济体不“顺从”美元,那么就有可能遭到SWIFT体系的特殊限制,导致这个国家无法正常接收海外汇款。

  

  事实上,近十多年来,这出固定的石油美元“戏码”已经在多个石油国家上演,正是在此背景下,目前,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伊朗、土耳其、委内瑞拉、安哥拉、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等12个国家已经纷纷向开始去美元化,在商品贸易或双边货币结算中减少或抛弃美元的使用而改用其他货币,而从最新的数据来看这种趋势还将继续下去。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5月,美元在各国的国际储备份额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已经跌至五年来的最低水平,从2000年的73%降到目前的不足62%,我们注意到,这种情况在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后非常罕见。

  

  而上一次全球对美元失去信心还是1974年尼克松停止了美元的黄金兑换功能后,当时,沙特因石油出口收获的大把美元无法再直接与美国财政部担保的价格兑换成黄金,由此,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开始破裂。

  对此,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认为,可以肯定地说,每一种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统治都必须在某个时间点结束,美元也是如此,而这背后,正是近年来,包括欧洲、新兴市场及越来越多的产油国正在逐渐边缘化美元,比如,全球商品交易越来越多地通过双边(或本币结算)安排来进行,而绕过石油美元。

  由于美国滥发货币和滥用美元的垄断货币地位,使得部分经济体通货膨胀、汇价剧烈波动等弊端逐渐显现,全球去美元化进程突然开始加速,对此,一位长期生活在美国的日本媒体人日高义树在其出版的书《美国的历史性危机令:日元和美元何去何从?》中指出,美元只是美国经济实力的一个幻觉,如果哪天有人提出 “不愿接受美元”,那时就可能发生巨大的波及效应,一瞬间摧毁美元的国际货币的地位,Zerohedge进一步解释称,因中俄等多国的这些举动,45年前美元失控的困境或将再次重演。

  

  目前,中国和欧洲都在筹备和使用自己的石油交易和跨境货币结算系统,而美国银行体系对伊朗、委内瑞拉等产油国家的美元结算限制,实际上推动了这股去美元化的浪潮,所以,德国《世界报》也在日前报道称,中国原油期货打破了美元定价格局,该外媒直言不讳的称,不论是俄罗斯还是迪拜,此前对石油美元发起的挑战都失败了,但中国成功做到了迄今为止别人徒劳尝试的事情(世界多一个石油货币的选择)。

  但事实上,放到更大的背景上去看,自从美元和黄金脱钩后进入信用货币时代,这实质上对美元来说已经是步入了持续衰退的历史进程中,同时,对世界的影响和掌控能力也出现急速下滑,而这在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看来,目前全球多国去美元化的这一进程正在加速……现在,部分国家脱离本国货币锚定美元体系,重建数字化的金本位标准趋势或已无法阻挡,俄罗斯已经做好了准备,欧洲及土耳其等多国也正在推动中触发。

  

  正如《货币战争》一书作者Jim Rickards所描述的那样,黄金就像是全球货币系统的私生子,尽管美联储不想承认它的存在,可它还是来敲门了,下面这二个新消息值得引起读者朋友们注意,可能意味着恢复金本位的声音越来越密集。

  第一个消息是,据俄媒RT网站在二周前前报道称,俄罗斯央行也正在研究建立一个由黄金支持的加密数字货币的提案,该提案可用于与其他国家的跨境交易,以建立以黄金计价的国家货币体系,换句话说,就是回到金本位;

  第二个消息是,马来西亚也已向美国提出了在东南亚国家间实施泛亚洲黄金支持货币的建议,因为,黄金相对美元更加稳定。

  事实上,早在2011年年底,当时的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就有过类似的呼吁,各国可以考虑使用黄金作为判断经济是否出现通胀和通缩以及未来货币币值的一个参考基准,作为“超级国家”的储备资产,黄金在这一过程将充当着越来越重要角色。但现在更有趣的是,美国一直在低估黄金的战略地位。

  

  这在华尔街金融大鳄罗杰斯看来,“美元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进程”,而摩根大通量化部门主管Marko Kolanovic更是在其报告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挑战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的正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的一系列逆全球化的经济举措,这才是世界去美元化由暗到明的真正幕后推手。(完)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