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击惨案频发,美痼疾难愈

国内新闻 浏览(1918)

美国当地时间8月3日上午10时许,一名枪手持AK-47进入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一家沃尔玛超市内进行无差别扫射,导致至少22人死亡、20余人受伤;8月4日凌晨1时,另一名枪手在俄亥俄州代顿市中心一家酒吧门口扫射,导致9人死亡、16人受伤。《纽约时报》评论称,“即便是在一个对学校、音乐会和教堂响起枪声熟视无睹的国家(指美国),不到24小时内连续发生两起暴力枪击案,也足以使民众感到震惊和恐慌”。

两起枪击案发生后,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在内的民主党人批评特朗普政府控枪不力,呼吁政府出台更为严格的控枪法案。特朗普称“美国必须一致谴责种族主义、偏见和白人至上主义”,但他并未提及关于控枪的具体举措,而是强调互联网、社交媒体和电子游戏助长了美国的仇恨和暴力。一些人认为,埃尔帕索市枪击案与美国白人民族主义和仇外思想的复苏有关,特朗普对此负有责任,“因为他不断煽动恐惧、仇恨和偏见”。

私人持有枪支及其引发的暴力犯罪一直以来是美国社会的“特色”之一。根据2018年一项调查,美国民众私人持有的枪支总数高达3.93亿,超过美国人口总数,每年有近4万名美国人死于枪杀。号称在控枪方面“有所作为”的特朗普政府,控枪“成绩单”惨不忍睹:截至8月4日,美国在2019年已发生超过250起至少造成4人死伤的枪击事件;仅8月3日一天,全美各地共发生至少87起枪击事件。

虽然这些悲剧的直接诱因不同,涉及种族矛盾、社会不公、劳资冲突、家庭纠纷、精神问题等,但美国枪支暴力严重,枪支泛滥难辞其咎。控枪问题已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陈年顽疾,每当有大型枪击事件发生,都会短暂“发作”一次,最终不了了之。而美国社会枪击惨案频发的背后,有着较为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原因。

一是枪支文化根深蒂固。1791年,美国国会通过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公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此后,在殖民开拓、西进运动、地方自治与自卫等历史事件综合作用下,美国人形成了独特的枪支文化,将拥枪视为自由、人权、自卫的核心价值体现。当前,控枪而不禁枪已成为美国社会的基本态度。

二是控枪举措不够有力。作为私人持枪大国,美国的枪支管控问题较多。一方面,枪支管控存在地区差异,纽约、加利福尼亚州等繁华地区枪支管控相对严格,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等地区拥枪近乎“完全自由”。另一方面,枪支购买漏洞较多,基本1/5的枪支在购买时未经背景核查,“只要愿意,买枪和买菜一样容易”。

三是利益集团影响巨大。作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反控枪利益集团,美国步枪协会运用巨额物质诱惑和强大游说能力,赢得1994年以来所有重大涉枪立法战役,甚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当前,在“金主”美国步枪协会的“调教”下,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已成为“拥枪权利的捍卫者”,面对枪击惨案时“多是谴责枪手、祈祷平安”,对于民主党人关于通过更严格控枪法案的要求百般阻挠。

虽然枪击案频发让美国社会“震惊和恐慌”,但在2020年总统大选日益临近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为稳住胜选“基本盘”,极有可能对控枪政策做“象征性调整”,美国的控枪难题未来还将在喧嚣中持续。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whgcjx.com/bdssJ4/i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