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民主改革一甲子 克松村里话今昔

国内新闻 浏览(1336)

标签主题:扎西民主改革开城村农奴何鹏雷勋爵

图为“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 - 克松村。何鹏磊的照片

[新时代,幸福,美丽新疆]西藏民主改革一凯松松村,过去与现在

中新网西藏山南9月8日权力:[新时代,幸福,美丽新疆]西藏民主改革One-Ki Songcun Village,过去和现在

作者范凤辉范思义何鹏雷

来自西藏自治区山南省泽当镇,位于城市以南约7公里处,被称为“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 - 克松村。从村口进入,一条主干道直行,一条两层楼的藏式建筑在主干道两侧排成一排,干净整洁。

今天,克松村的240多户人家住在一个两层楼的藏式庭院里。何鹏磊的照片

60多年前,这个普通的村庄是藏族大农奴Sokang Wangqinggrad的庄园。当时,村里的农奴没有个人自由,被视为“说马和马”。日复一日,他们背负着繁重的劳动,这是农奴主可以任意侮辱的对象。

图为受访的老扎西。何鹏磊的照片

82岁的扎西是开城庄园的302名农奴之一。他出生在牛圈,8岁时成为农奴。扎西记得他总是渴望农奴放牛,生活很悲惨。

“童年时代的印象并不多。我只记得自从我8岁起,我一直在为农奴主日夜工作。我只能在早上吃一勺糌粑,一件衣服我必须穿很长时间。因为我每天都要做农活,有时我早上去上班,如果我迟到,我会被农奴主鞭打。最近,老扎西在家里告诉记者。

图片展示了扎西老人的故事。何鹏磊的照片

拥有自己的一块土地并被分配到屋顶住宅是扎西早年最大的愿望。 1959年3月,当民主改革开始时,扎西成为庄园反奴隶制和自由运动中最活跃的成员。改革结束后,扎西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回想起房子的复杂情绪,他仍然难以忘怀。

扎西告诉记者,当土地和房屋被分配给我时,我觉得幸福太突然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图为Kesong村“富豪领袖”的达瓦家族。何鹏磊的照片

1959年,西藏开始实行民主改革。和村里其他人一样,塔什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农田和住房。同年,西藏历史上第一个农村基层党支部在这里成立,克松村成为“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在塔什老人的记忆中,从此,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几十年来,克松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民主改革前的生活非常贫困。如果吃不饱,就不会太热,也不敢生病。”接受采访时,塔石老人反复提到这句话。如今,他和妻子都有医疗保险,家里的孙子孙女也享受义务教育。他们也入党了,成为了共产党员。

“你现在想吃什么?如果你想去任何地方,你都想换衣服,换衣服。”说到这些,老人非常激动。他知道美好的生活是很难实现的。

像扎西的老人一样,村里的其他村民经历了民主改革带来的巨大变化,一天过得越好。现年58岁的达瓦是该村的“财富领袖”。与老一代相比,达瓦大叻村民没有经历过民主改革的血腥斗争,但他们也知道幸福生活很难得到。

在过去的20年里,达瓦经历了货运,餐馆,建筑和租赁业务。从运输商品的货车到运送游客的公共汽车,从建筑工地的翻斗车到在街上行驶的出租车,20多年的“换乘火车”见证了达瓦的繁荣。

“现在我没有运输,我的孩子已经工作,生活条件越来越好,通常我会带我的家人出去旅行,”达瓦告诉记者。

如今,小村的240多户村民家家户户住上了二层藏式院房,人均年纯收入1.97万元人民币。60年前,这个村落率先迈出了民主改革的第一步,而一甲子后,他们仍在勤劳致富、追求幸福的路上大步前行。(完)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

国内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