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图书营销到社长助理,一位出版从业者的升职记

国内新闻 浏览(803)

发布商业周刊2011.8.28我想分享

文/李静

这篇文章约有2,900个单词,预计将在5分钟内阅读

商务君新闻:放弃高校的工作进入出版社做图书营销,13年后,博客,微博,微信时代,面对短视频等新的营销形式,别忘了初期心,接受,吸收,尝试。这是图书营销人员的成长路径,十多年来它也是图书营销方法的转型和迭代。

如果用三个词来概括自己,宋强选择了乐观,创新和活动。乐观,让他在遇到困难时解决各种压力;创新,使他始终关注外部世界的变化,用敏锐的眼光思考问题;活跃,希望在主流媒体和宣传渠道中站稳脚跟。

如今,出版社的“80后”值得“盛大的一年”。他们的表现如何?结论可能为时尚早。然而,在宋强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文社会”)工作的13年中,可以看出这三个词已经渗透到他的作品中并引导他一步一步走下去。从第一次进入人文部门规划部门,到转移办公室,到规划部门担任规划部门主任,直到今天的总裁助理,宋强一直对工作充满热情和希望。这通常是“明星之火”,多年来工作过的人最容易失败。

这本书不仅是一种文化产品,也是一种商品

2006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获得现代和当代文学硕士学位,宋强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选择进入人文系规划系,因为他对人文学会的渴望。他承认当时他对出版社不太了解,只是认为出版社是一个文学机构,负责出版好书并与作者打交道。

在正式工作之前,宋强逐渐对出版业有了全面的了解。当他第一次进入人文学会时,宋强负责规划部门的图书营销。这让他第一次知道书籍也需要“升级”,而不是被放在书店里欣赏。他说,在他的职业生涯开始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见证了将滞销书籍销毁成废纸的过程。这让他意识到这本书不仅是一种文化产品,也是一种商品。

2006 - 2008年,宋强在规划部门任职。两年后,他的主要工作是与媒体建立联系,撰写新闻稿,组织各种新书发布会和研讨会。当博客受欢迎时,作为该部门的年轻一代,宋强认为图书营销也应该跟上潮流,因此人文社会在各种平台上的博客已经建立。他还将最受欢迎的“与作家一起进行访谈”带入了人文学会的营销工作。由于技术的局限性,门户网站和博客只能在当时直播。在每个网站上建立的人文网站只能以文字和图片的形式更新。该网站的内容主要基于书评和摘要。这些情况现在是不可想象的,但当时,它们确实是一种“创新”。宋强更愿意说自己“被时代逼迫”,而不是与时俱进。 “图书营销必须跟上潮流,”他说。 “这可能比作为书籍编辑更敏感。”

“被时代逼迫”的营销路径

2008年以后,宋强被调到总经理办公室,负责行政管理。在办公室工作的7年里,宋强更清楚地掌握了人文社会的定位和发展,但他仍然喜欢推销符合他个性的这项工作。因此,当规划部门主任职位空缺时,宋强请主动返回规划部门。

宋强在2015年回到规划部门后,深刻认识到出版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传统媒体的生存变得越来越困难,博客已基本消除。微博正在经历从繁荣到衰退的转变过程。微信的主要功能仍然是刚刚从媒体中脱颖而出的传播工具。针对这些变化,结合人文社会的特点,宋强提出了图书营销活动的“四项原则”,即新书推广与定期图书推广相结合,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线下活动相结合。和在线。活动,图书推广和品牌推广相结合。

首先,新书与常规书籍相结合。此前,人文社会福利部门只为图书宣传附上新书,无视正规销售书籍。这让宋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因为经典书籍的销售是人文学科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在宋强回到计划部门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经典书籍哈利波特计划一个离线活动,这个书被长期忽略了,以便重新组合粉丝。再次扩大“哈利波特”的影响力。当时,在曹雪芹诞辰400周年之际,他计划组织读者和红色专家免费参观大观园,并邀请红色专家进行演讲,这是一个很好的宣传人类版本《红楼梦》。这一举措不仅唤醒了经典书籍的活力,也增强了出版社品牌的影响力。

第二是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结合。传统媒体影响正在下降,而新媒体则在上升。宋强认为,人文社会应该采取新媒体的“搭便车”。因此,人文社会高度重视微信公众号,豆瓣,微博和各种微信群体的建设,逐步加大投入。截至目前,微信公众人文社会已吸引了超过54万人,连续四届获得“50个热门阅读微信公众号”称号,在中国出版社中名列第一。此外,人文学会已经发起了许多新媒体,以推广“新技巧”,如在微信集团举办新书会,推送书的现场直播等。宋强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平台的变化越来越快。书籍的宣传不应局限于流行的平台。只要它能吸引人,就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地方。” p>

第三是在线和离线活动的结合。一方面,线下活动侧重于二次传播,客人的演讲或会谈视频将转化为新媒体,以扩大其影响力。另一方面,组织在线交流活动,例如组织作家与微信群中的读者进行交流,或“多组直播”,在读者中非常受欢迎。

第四是书籍宣传与品牌宣传相结合。以前的图书营销活动往往仅限于一本书,但宋强认为,单纯宣传图书不够,还要突出品牌影响力。因此,在随后的营销活动中,人文学会采取一系列方式,在每项活动中进行品牌宣传。例如,我们连续两年与首都图书馆合作,组织了一系列关于“阅读文学经典”的讲座。同时,我们还展出了人文社会的经典版本和插图,将文学经典的推广与人文社会品牌影响力的提升紧密结合起来。今年活动的主题主要是外国文学名作。今年人文学会有机会推出新的外国文学网格书,不仅为读者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品,而且有效地促进了图书的销售,对人文社会的品牌推广有很大的帮助。

工作和生活是不可分割的。

在人文社会的13年中,宋强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图书营销。他自己的书上有很多书。其中,回到计划部门后的书《匿名》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本书是纯文学作品。与畅销书不同,离线出版极难推广,而作者也不愿意推广。然而,宋强一再坚持要与杨柳和作者王安忆反复讨论会议计划,最终完成了活动。这是王安忆第一次召开新书发布会。这也是人文学会第一次为该领域的传统文学作家举办了新书发布会。从那时起,媒体采访和书籍销售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压倒性的书籍报道,最高达80,000册的销量,这些成就使宋强的努力和毅力得到了回报。

在人文社会十多年中,宋强不仅收获了很多着作,而且见证了出版业的发展。 “我认为出版业正在回归理性。”宋强说。在浮躁和狂热的阶段之后,出版业变得越来越理性。以前的读者喜欢鸡汤的浅薄心脏,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深入研究,出版行业也随着读者的需求而发生了变化。

去年4月,宋强调任总裁助理,负责管理办公室,企划部,文化创意部和总务部四个部门的工作。文创部成立不到半年,收入就突破了100万元。其每周一次的新创产品和“海明威120周年纪念礼盒”众筹活动吸引了众多媒体和读者的关注。

回顾宋强在人文学会的13年,他曾在一线营销活动中工作,并经历了办公室的“安静”工作。与这两者相比,宋强说他更喜欢图书营销,“因为它每天都是新的,充满活力。”自从他开始职业生涯以来,宋强的乐观,创新和活动一直都在他的工作中。他还把这个角色传给了他周围的每一位同事。在生活中,宋强经营自己的喜马拉雅账户和微信公众账号。宋强说,这实际上是工作的一部分。但是,不爱工作的人很难热爱生活。那年的“星火”已经“烧毁”了他喜爱的这片“土地”。人文社会。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享受这项业务!

收集报告投诉

文/李静

这篇文章约有2,900个单词,预计将在5分钟内阅读

商务君新闻:放弃高校的工作进入出版社做图书营销,13年后,博客,微博,微信时代,面对短视频等新的营销形式,别忘了初期心,接受,吸收,尝试。这是图书营销人员的成长路径,十多年来它也是图书营销方法的转型和迭代。

如果用三个词来概括自己,宋强选择了乐观,创新和活动。乐观,让他在遇到困难时解决各种压力;创新,使他始终关注外部世界的变化,用敏锐的眼光思考问题;活跃,希望在主流媒体和宣传渠道中站稳脚跟。

如今,出版社的“80后”值得“盛大的一年”。他们的表现如何?结论可能为时尚早。然而,在宋强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文社会”)工作的13年中,可以看出这三个词已经渗透到他的作品中并引导他一步一步走下去。从第一次进入人文部门规划部门,到转移办公室,到规划部门担任规划部门主任,直到今天的总裁助理,宋强一直对工作充满热情和希望。这通常是“明星之火”,多年来工作过的人最容易失败。

这本书不仅是一种文化产品,也是一种商品

2006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获得现代和当代文学硕士学位,宋强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选择进入人文系规划系,因为他对人文学会的渴望。他承认当时他对出版社不太了解,只是认为出版社是一个文学机构,负责出版好书并与作者打交道。

在正式工作之前,宋强逐渐对出版业有了全面的了解。当他第一次进入人文学会时,宋强负责规划部门的图书营销。这让他第一次知道书籍也需要“升级”,而不是被放在书店里欣赏。他说,在他的职业生涯开始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见证了将滞销书籍销毁成废纸的过程。这让他意识到这本书不仅是一种文化产品,也是一种商品。

从2006年到2008年,宋强在规划部门工作。在过去两年中,他的主要工作是与媒体建立联系,撰写新闻稿,组织关于新书的会议和研讨会。作为该部门的年轻一代,宋强认为图书营销应该跟上潮流,因此他在各种平台上建立了人文社会博客。他还将最受欢迎的“门户作家访谈”形式带入了人文学会的营销工作中。由于技术的局限性,门户网站和博客只能以文字直播。在各种网站上建立的人文社会网站只能以文字和图片的形式更新。网站的内容主要是书评和书籍摘录。这些情况现在很难想象,但在那个时候,它确实是一种“创新”。宋强宁愿说自己受时代的驱使,而不是跟上时代的步伐。 “图书营销必须跟上潮流,这可能比作为图书编辑更敏感,”他说。

“被时代强迫”的营销方式

2008年后,宋强被调到总经理办公室负责管理。在七年的办公室工作中,宋强更清楚地掌握了人文社会的定位和发展思路,但他仍然喜欢适合自己个性的营销。因此,当计划部门主任职位空缺时,宋强主动邀请苗某回到计划部门。

宋强在2015年回到规划部门后,深刻认识到出版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传统媒体的生存变得越来越困难,博客基本上被淘汰了。微博正在经历从繁荣到衰退的过程。微信的主要功能仍然是传播工具,这些工具刚刚从媒体中脱颖而出。针对这些变化,结合人文社会的特点,宋强提出了图书营销活动的四个原则,即新书宣传与大众图书宣传的结合,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结合,组合线下活动和在线活动,图书宣传和品牌宣传相结合。

首先,新书与常规书籍相结合。此前,人文社会福利部门只为图书宣传附上新书,无视正规销售书籍。这让宋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因为经典书籍的销售是人文学科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在宋强回到计划部门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经典书籍哈利波特计划一个离线活动,这个书被长期忽略了,以便重新组合粉丝。再次扩大“哈利波特”的影响力。当时,在曹雪芹诞辰400周年之际,他计划组织读者和红色专家免费参观大观园,并邀请红色专家进行演讲,这是一个很好的宣传人类版本《红楼梦》。这一举措不仅唤醒了经典书籍的活力,也增强了出版社品牌的影响力。

第二是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结合。传统媒体的影响正在下降,新媒体正在崛起。宋强认为,人文社会应该赶上新媒体。因此,人文社会高度重视微信公众号,豆瓣,微博和各种微信群体的建设,逐步加大投入。截至目前,人民社交微信公众号已吸引超过54万人,连续四年荣获“50大受欢迎的微信公众号”称号,跻身全国出版社之首。此外,人文学会还创建了一些新媒体,以推广“新技巧”,如在微信群中举办新书发布会,现场直播和其他书籍。宋强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平台变化越来越快。书籍推广不能局限于热门平台。只要是一个吸引人们的地方,它就是我们需要的地方。注意。“

第三是在线活动和线下活动的结合。一方面,线下活动的组织重视第二次传播,客人在活动中的活动或会谈的实际记录都通过新媒体转化,以扩大影响力。另一方面,组织在线交流活动,如组织作家与微信群中的读者进行交流,或“多组直播”,在读者中非常受欢迎。

第四是书籍宣传与品牌宣传相结合。以前的图书营销活动往往仅限于一本书,但宋强认为,单纯宣传图书不够,还要突出品牌影响力。因此,在随后的营销活动中,人文学会采取一系列方式,在每项活动中进行品牌宣传。例如,我们连续两年与首都图书馆合作,组织了一系列关于“阅读文学经典”的讲座。同时,我们还展出了人文社会的经典版本和插图,将文学经典的推广与人文社会品牌影响力的提升紧密结合起来。今年活动的主题主要是外国文学名作。今年人文学会有机会推出新的外国文学网格书,不仅为读者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品,而且有效地促进了图书的销售,对人文社会的品牌推广有很大的帮助。

工作和生活是不可分割的。

在人文学会的13年中,宋强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图书营销。他是自己图书项目的宝石。其中,他对返回规划部门后出售的“0x9A8B”这本书印象深刻。

这本书是纯文学作品,不像畅销书,离线新闻发布会极难推广,作者不愿意主动宣传。但宋强反复坚持,并与杨柳和主编王安义讨论了会议计划,并最终完成了此次活动。这是王安忆第一次举办新书发布会。这也是人文学会第一次为该领域的传统文学作家举办新书会。从那时起,媒体采访和图书销售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压倒性的书籍报道和高达8万份的销售,这些成就是对宋强的努力和坚持不懈的回报。

在人文社会十多年来,宋强不仅在工作中获得了很多,而且见证了出版业的发展。 “我认为出版业正在回归理性。”宋强说。在浮躁和狂热的阶段之后,出版业变得越来越理性。以前的读者喜欢鸡汤的浅薄心脏,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走得很深,出版业也随着读者的需求而变化。

去年4月,宋强改任总裁助理,负责管理办公室,规划部门,文化创意部门和总务部四个部门的工作。自文创部成立不到半年,收入已超过100万元。其每周新的文创产品和“海明威120周年礼盒”众筹活动吸引了众多媒体和读者的关注。

回顾宋强在人文学会的13年,他曾在一线营销活动中工作,并经历了办公室的“安静”工作。与这两者相比,宋强说他更喜欢图书营销,“因为它每天都是新的,充满活力。”自从他开始职业生涯以来,宋强的乐观,创新和活动一直都在他的工作中。他还把这个角色传给了他周围的每一位同事。在生活中,宋强经营自己的喜马拉雅账户和微信公众账号。宋强说,这实际上是工作的一部分。但是,不爱工作的人很难热爱生活。那年的“星火”已经“烧毁”了他喜爱的这片“土地”。人文社会。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享受这项业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