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潮涌:全球货币政策拐点来临

国内新闻 浏览(1059)

?

记者莫莉

自美联储7月份降息以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在卸任前就抓住了量化宽松政策,进一步确认了全球货币政策转向的转折点。本周,美联储的宽松政策提高了,并宣布降息25个基点。此外,阿联酋,约旦和沙特中央银行也降低了利率。实际上,自7月以来,降息还包括许多新兴经济体(例如印度,土耳其,墨西哥和俄罗斯)的央行。预计未来,美联储,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银行将进一步实施货币宽松政策,而亚洲等新兴经济体也将在未来几个月迎来降息高峰。世界可谓是利率飙升。

但是,宽松的货币政策毕竟不是万能药。在2008年金融危机,超级货币宽松的“处方”之后,全球经济在复苏的同时面临着许多问题和隐患。这些都是进一步的货币刺激无法解决甚至无法解决的问题。当前,国际贸易形势的不确定性和全球经济放缓给跨国货币政策制定者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挑战。仅靠货币宽松难以促进全面的经济复苏,全球经济的多重下行风险仍然根深蒂固。如何制定更好的“处方”已成为全球决策者需要解决的难题之一。

全球经济的下行风险仍然存在

自上一轮金融危机以来,跨国中央银行降息和量化宽松措施的扩大不仅导致该国的低利率,还促使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保持较高水平,而且决策者的货币刺激措施已经接近。它的极限。欧洲中央银行就是典型的例子之一。 9月12日,欧洲中央银行的利率决定会议宣布,存款便利利率将从0.4%降至0.5%,这是自2016年3月以来的首次降息。

专家说,欧洲中央银行的举动只是解决其经济问题的一大笔钱。毕竟,经过多年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欧元区经济和通货膨胀似乎仍然疲弱。目前,它很容易升级,很难看到明显的“效果”。欧元区第二季度的GDP环比仅增长0.2%,比第一季度减少一半,同比仅增长1.2%,是2014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欧元区的经济驱动力,第二季度的GDP比上一季度下降了0.1个百分点,也降至2013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此外,欧元区的生产表现疲软,8月份制造业PMI指数为47,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已连续七个月低于繁荣与萧条线。除了法国制造业PMI指数重返繁荣与萧条线之外,欧元区主要经济体,例如德国,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继续跌破繁荣与萧条线,尤其是德国更沮丧。欧元区7月份的零售销售增长从正值变为负值,从上个月的1.2%降至0.6%,从上月同期的0.6%降至0.6%。 8月份CPI同比上涨1%,远低于欧洲央行2%的通胀目标,并且已连续四个月低于1.5%。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继续受到抑制。

Failure when receiving data from the peer

相关经济学家表示,宽松货币环境下形成的资产价格泡沫为经济的健康运行埋下隐患。以美国为例,2009年开始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被称为“开着直升机撒钱”,向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这种流动性的增长更多地体现为商业银行在美联储的超额准备金的急剧增长。2008年6月,存款机构超额准备金余额仅为22亿美元,截至2019年7月已达1.38万亿美元,增长627倍;2008年7月至2019年7月年均增长率达65.9%。与此同时,M2年均增速仅为5.1%,商业银行信贷规模年均增速仅为3.5%,流动性并未大规模进入实体经济。资产价格的膨胀也吸收了美联储释放的大量流动性,这也是“直升机撒钱”没有造成通胀压力的主要原因。

超级货币宽松之下的美国金融市场风险积聚,对此,美国决策者早有警觉。多年以来,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多家美国机构,都曾对美股股价过高发出过警告。2019年1月的美联储例会上,在评价金融稳定性时,多位与会者对去年末金融市场波动性增加和投资者承担风险的意愿明显下降表示担忧。更为糟糕的是,美联储9月的降息,被认为是美联储被金融市场绑架、正式向金融市场投降。

另外,量化宽松导致的贫富差距扩大也是政策制定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开启了长达121个月的经济复苏,但从中获益的实际上只是少部分有钱有权阶层。在低利率的宽松货币环境下,有钱人通过抵押资产和信用背书获得大量低息贷款,转而投向高收益理财产品获益,实现政策套利;而穷人由于资产不足或信用背景较差无法进行此类操作。因此,量化宽松的制造财富效应实际上是对穷人的剥夺,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美国的基尼系数持续上升,从2008年的0.47上升至2017年的0.482,1%最富有的人占据了财富总额的将近40%。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