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悬置的和平与犹太民族国家的焦虑

社会新闻 浏览(973)

?

“从历史上看,巴勒斯坦占领者一直遭受灾难,犹太人的经历是第一次。巴勒斯坦的地缘政治打败了所有占领者。现在,这片土地的原始占领者又回来了,也许上面的诅咒会这是1983年,美国着名作家芭芭拉塔克曼(Barbara Tachman)在其作品《圣经与利剑》中对以色列未来的愿景。 1982年6月,以色列卷入了黎巴嫩的内战; 9月,贝鲁特难民营遭到屠杀; 1987年,巴勒斯坦人起义爆发。我们似乎能够将所有这些纠纷追溯到史前的闪米特人。居住在巴勒斯坦的迦南人,但正如基辛格所说,这被视为20世纪的历史遗产。帝国和民族国家的裂痕,意识形态冲突,大国的无能为力。

以色列一直与历史争议,种族冲突和战争有关。自该国于1948年成立以来,敏感的犹太人身份已根植在支离破碎的阿拉伯地缘政治世界中。在冷战和两个极端的背景下,必须认真维护它。以色列的崛起既是犹太民族的奇迹,也是隐藏的危机。全球化和历史的终结并没有为这片应许之地带来和平。

今年9月,上海翻译出版社出版了以色列前总理西蒙佩雷斯(Simon Perez)的自传《大梦无疆》,他在书中被视为“以色列创始一代的最后一人”,回想起他的辉煌人生。就像一个年轻国家以色列的历史一样,佩雷斯为争取和平与国内政治和解而奋斗,但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佩雷斯一代为实现和平所做的梦想和艰辛的努力对于新一代的以色列领导人来说是深远的,不切实际的。佩雷斯和拉宾的梦想是否会在曾经孕育人类原始文明的新月的肥沃土壤中继续开花?本期《经济观察报》和《书评》采访了以色列前总理的儿子谢米佩雷斯(Shemi Perez),并请他谈论父亲的梦想和当今不安的中东世界。

Q=经济观察家

A=Shemi Perez

翻译=邹欢

问:去年7月19日,以色列通过了“民族国家比尔”以保护以色列的犹太人权利。这也被视为利库德集团和犹太民族主义的复兴。以西蒙佩雷斯(Simon Perez)先生为首的几代领导人致力于以色列的民族和解。您为什么认为以色列会有这个转折点?

A:以色列是一个不可理解的国家,其整个建国进程一直致力于实现两个诺言之间的妥协。一个是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该国于1945年成立是为了确保犹太人拥有自己的国家,这意味着其主题是犹太人。这些犹太人有权成为公民,并有权作为个人生存。第二个是以色列是民主国家,它是在《独立宣言》中提出的。这保证了每个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其他少数民族,都享有平等的权利,并可以在议会中投票。

因此,该法案意义不大,因为它是在特定的政治环境和政治争议下制定的。以色列国家的性质实际上没有实质性变化。少数群体的以色列了解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他们也了解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我认为,以色列是一列两条轨道的火车。这两个轨道是平行的。一派是犹太人,一派是民主。这两个轨道应该平行,而不是政治上的。左右,这将使他被强行扭曲。

问:佩雷斯先生认为以色列的价值观从根本上讲是民主的,而不是民族的。但是在《以色列独立宣言》中,没有出现民主一词。这是否会导致以色列在民主国家或犹太国家中存在质的分歧?

答:很多人都认为以色列是民主国家,这个犹太的价值观其实都来自《圣经》,《圣经》的的价值观就是民主。在独立宣言中说了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佩雷斯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就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平等,但是他们也有平等的权利去追求不同。”

问:有关“犹太民族国家”的争论一直未能止息,关于以色列也分为世俗犹太复国主义和宗教犹太复国主义,目前后者的影响不断扩大,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答:以色列现在国内的政治是两极分裂的,所以过不久以色列就要举行第二次选举,因为两党没有办法形成共识,组成一个联合政府。以色列国内的政党分裂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在近十几年内,利库德集团的确一直在引领着联合政府,内坦尼亚胡作为总理已经十年了。但是在利库德的政党当中,还是有人认为“两国方案”(Two-stateSolution)是可能的。但是现在的大背景是整个中东都在后退,战争、右翼政党抬头,所以以色列的安全是主要问题,人们也不再像佩雷斯那个时代一样敢于去冒险和追求和平。

问:去年12月6日,特朗普承认以色列的首都为耶路撒冷。您认为这会对中东局势有怎样的影响?这是否会对目前的美国和以色列关系有更深刻的影响?

答:每个人都明白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这一点应该在承认以色列是一个国家的时候就被予以承认。特朗普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他其实并没有划出一个实际的地理范围说哪个领域的耶路撒冷是首都,他只是说了耶路撒冷是首都,但是没有其他明确的认定。特朗普说的其实是人们默认的共识,他的观点公布以后,其实世界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世界也没有因此崩溃。犹太人当然欢迎特朗普做出这样的声明,但是他这样的声明实际上对中东、巴以和平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问:内塔尼亚胡提倡的“国家安全”与“犹太优先”,强调应对叙利亚、伊朗的外部安全,这会对现在的以色列国内与地缘政治有怎样的影响?

答:人们在以色列是有这样的共识的,恐怖主义的确是一个威胁,这在中东造成很多不稳定的现状。恐怖主义不仅仅威胁以色列一个国家,中东其他国家也受到他们的影响。以色列是恐怖主义的一个受害者,他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其实是受到境外支持的。所以内塔尼亚胡对外强硬的态度,其实受到国内人民的支持。

同时,这也给以色列和中东其他国家一种合作的机会,让他们可以更加紧密地连接起来去应对恐怖主义,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推动促进中东和平。我们必须要应对全球的恐怖主义,打击恐怖主义,也必须有能力促成中东国家的各种合作,让中东的经济重新振兴,让年轻人都能有工作,我们也应该把中东打造成一个更有希望的国家,不论在经济还是和平上都是向上的。

问:佩雷斯和拉宾曾经促成了巴以之间短暂的和解,但是好景不长《奥斯陆协议》的框架大部分被抛弃。您怎么看巴以关系未来的前景?您认为目前威胁和平的最大阻力在哪里?

答:最大的阻碍就是人民之间缺少信任,巴勒斯坦的领导人并没有像以色列所希望的致力提升国内的经济。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要关注未来,振兴经济,重建人民之间的互信,同时阻止暴力。只有在这样一个前提下,我们才可以重回谈判桌,应对我们过往应对的挑战。我们不可能只有政治协议,在其他方面停滞不前,这个就像骑车一样,你已经坐在自行车上在骑了,但是你不前进是不可能的。

问:今年是二战爆发80周年,纳粹德国的意识形态来自于历史上对犹太民族的仇恨,这也造成了欧洲的灾难。在今天右翼政党和政治强人纷纷粉墨登场,这对少数族裔恐惧症的西方世界,犹太人的苦难历史,是否依旧有其警醒的作用?

答:今天世界的移民问题其实是佩雷斯先生之前就已经预见到的,整个世界都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我们会面临很多国际上的挑战,过往的挑战可能就是一个国家的,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威胁是全世界都面临的,而且是全人类的责任,比如气侯变化,世界经济萎靡、全球恐怖主义,还有移民问题。解决方法就是政府和企业要一起合作,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会进入一个合作的新时代。二战前的欧洲面临的问题是由仇恨引起的,今天更多的欧洲问题是由恐惧引起的,因为人们会害怕自己的工作机会和社会资源被别人夺走,所以这不是种族上的仇恨。无论对各个国家还是移民来说,我们面临的困境都还很严重,这是一个全球问题,不管是在欧洲也好,在中东亚洲甚至非洲都面临着同样的挑战。